第四百五十章 放下

十年蛋炒饭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44pq.io,最快更新道荒至尊最新章节!

    覃海天冲成峰露出谄媚的笑容,

    “贤侄,这下如何?是不是可以放过我们了?”

    成峰冷眼看了覃海天一眼,

    “你的命我可以不要,但我要你一只手和一只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贤侄你这是何故?”

    覃海天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成峰哥哥!我爹也是一时糊涂,求你放过他!”

    成峰闭上双眼,

    “全村一百多口活生生的生命,凭什么你一时糊涂就能随意夺取他们生存的权利!”

    “成峰哥哥!求求你别这样!放过我爹吧!”

    覃轩儿上前握住成峰的手臂,苦苦哀求。或许换成以前的话,成峰对覃轩儿肯定百般宠溺,但现在不一样了。他轻轻拨开覃轩儿的手,

    “请你自重,你现在是别人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成峰哥哥!”覃轩儿流下两行清泪,她知道,她已经彻底失去某些东西了。

    每一声“成峰哥哥”都像是一把重锤,狠狠砸在成峰心上,他眼角渗出一行泪水,

    “别破坏你在我心中最后的幻想,好吗?”

    说着,成峰转向覃海天,

    “给你三息时间,自废一臂一腿,不然我就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贤侄。。。啊!!!”

    覃海天还想说什么,但成峰已经不给他机会了,雷霆出手,几乎瞬间,覃海天的左臂和右腿,便化成了一堆灰烬,连接骨的机会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时,覃方等人也被押了上来,还没等弄清怎么回事,他们就看到一只遮天蔽日的大手向他们压了下来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这一天,柳家和覃家的大喜事被破坏得面目全非,而一个俊郎翩翩的白衣少年,却惊艳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成峰离开青山城之后,漫无目的地四处闲逛,他现在有种找不到方向的迷茫感,就好像自己的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样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很悲哀,一个女人,一个已经不爱自己的女人,竟然把自己逼得失去了方向感,可悲可叹。

    成峰独自一人来到了一座孤峰的峰顶,取出一壶烈酒,一口一口地猛灌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值得吗?她已经不爱你了,你有必要为一个不爱你的人这样自暴自弃么?”

    这时,豆丁飞了上来,雪球和玉儿一人挂一只脚,也跟着飞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我为了她,拼死拼活了三年,可是到头来我等到的是什么?她成了别人的新娘!而且还是心甘情愿!是我太贱还是她太善变!我到底做错了什么!”

    成峰两眼通红,对这种玉儿吼道。

    玉儿落在地上,长叹一气,

    “其实你早就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的。要是你有哪怕一丝的准备,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你太相信她了。你看看现在的你,你连自己都快迷失了。”

    “咕噜!”

    又一大口烈酒下肚,呛得成峰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玉儿实在看不下去了,蹦起来飞起一脚,将成峰手中的酒壶给踢下了悬崖,然后冲他喝道,

    “换个角度,你想想云雅,想想伊蒹葭,尤其是伊蒹葭,前一天你还夺了人家的冰清玉洁之躯,没过几天就因另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要死要活!你这样对她们公平吗!她们又做错了什么!你凭什么要这样对她们!只许你到处拈花惹草,却不许别人移情别恋!你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玉儿的话如同当头棒喝,令成峰的酒一下子醒了不少。

    玉儿继续说道,

    “覃轩儿她是移情别恋了,但她有错吗?那柳辰对她真心实意地好,她记在心里,珍惜眼前人。你为什么就是看不开,不能像覃轩儿那样好好珍惜眼前人呢!云雅和伊蒹葭也是女人,而且都是不比覃轩儿差的女人,你为什么就不能对她们好好负责,难不成在你心里,她们只是你发泄兽欲的工具而已?那你还不如去风月之地,让她们趁早忘了你,省得人家把真心耗费在你这负心汉这里。”

    成峰酒醒了大半,愣愣地看着悬崖下面。玉儿明白他现在需要冷静,也就识趣地没去打扰,带着豆丁和雪球跑到一边去了。

    成峰独自一人,沐浴着月光,在悬崖旁静坐了许久,直到太阳从天边升起,他才起身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精神看起来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想通了?”

    听见动静的玉儿跑了过来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成点点头,

    “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玉儿哈哈一笑,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嘛,干嘛非要在一棵树上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成峰瞪了玉儿一眼,玉儿自知失言,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“那接下来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玉儿将这个敏感的话题岔开。

    成峰想通之后,思路一下子全打开了,对未来的计划清清楚楚,

    “先回伊府,有些事情该去试试了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一人三萌经过一天的赶路,便回到了伊府。此刻,伊笑云齐恨天以及紫衣都已经回来了,伊蒹葭如同一个不懂事的小姑娘一般,乖乖地站在他们旁边。

    三老看向成峰的眼神都蕴含着莫名的深意,看得成峰直想打哆嗦。他心虚地问道,

    “今儿个什么日子?大家这都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齐恨天脾气直,毫不拐弯抹角,直截了当道,

    “说吧,什么时候娶蒹葭闺女儿过门?”

    成峰松了一口气,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齐恨天一听,上前一把揪住成峰的衣领,眼睛瞪得犹如铜铃,

    “怎么?吃干抹净就想不认账?!告诉你!她可是咱几个的心头肉!可不能受半点委屈!”

    成峰没有挣扎,神情严肃,

    “您三位看我像那种始乱终弃的人么?您们放心,蒹葭现在是我的女人,那就永远是。至于名分,等我处理完一些事情之后再谈不迟。”

    齐恨天不依不饶,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比咱闺女儿的终身大事儿都还重要?”

    成峰无奈,将目光投向紫衣师娘,只见紫衣师娘点了点头,

    “恨天,他说的没错,他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,儿女情长暂时得放一边。”

    齐恨天不解,

    “我说紫衣大妹子,蒹葭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,你怎么帮着一个外人说话。”

    成峰听不下去了,一把拍开齐恨天的手,

    “师尊,什么叫帮外人说话,我可是你们的徒弟!亲传的!也能叫外人么!”

    这时,伊笑云终于开口了,

    “我相信峰儿的人品,况且峰儿现在长大了,在外面待了两年,难免会被一些事给缠上,他们俩的婚事就先放一边,不着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