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未了缘(大结局)

云上花开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风雨小说网 www.44pq.io,最快更新锦朝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两日后的傍晚,承昭帝处理完朝政,再次驾临长乐宫时,没有被拒之门外,这让他有些意外。从顾云锦回来后,他这是第三次来,本也没抱什么希望,没想到却如愿以偿见到了日夜思念的人儿。

    他两眼灼热地看着面前屈膝行礼迎接的人儿,连忙弯身扶起,“云锦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顾云锦神色坦然地开口,起身后,又看着他说道:“臣妾姓虞,名紫琼,皇上可要记清楚了,如果下次再叫错,臣妾可就不依了。”

    她面露微笑,语气轻快略带埋怨撒娇,可承昭帝听了,心里极不舒服,她是在提醒自己那个爱他、想要独享他宠爱的女人已经消失了吗?

    顾云锦已转身往里走去,边走边温和地说:“皇上还没有用晚膳吧,弄莲,吩咐人摆晚膳。”

    水弄莲欣喜的应了声,匆匆下去安排。

    晚膳很快摆上桌,两人净手后,入座用膳,众宫女在一旁小心地服侍着。

    殿中寂静无声,气氛有些僵冷。

    水弄莲几人看着默然不语的两位主子,忍不住叹息,果真和以前不同了,想当初在王府用膳的时候,这两位主子仿佛有说不完的话,有时她们在外间都能听到两人的笑声,现在却是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刚想到此,突然见娘娘对她们使眼色,几人会意,领着宫女全部退出。

    待众人退下,顾云锦才开口问道:“皇上的身体现在如何了?晚卿怎么说?那颗解药能把皇上身上的毒清除干净吗?”

    承昭帝脸色有些不自然,迟疑地说:“我朕好好多了,能清除干净。”在这个女人面前,他还不习惯用朕这个称呼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顾云锦淡淡笑了笑,继续用膳。

    承昭帝不由自主地捏紧银筷,挣扎良久,屏息问:“你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顾云锦沉默。

    承昭帝顿时慌了,解释道:“云锦,你不要听那些人胡说,我接你回来,不是为了解我身上的毒,我是”

    顾云锦依旧云淡风轻地笑,语气温和地打断他的话,说:“皇上的身体最重要,只要皇上的身体好了,一切事情都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解决了吗?他怎么觉得反而越复杂了?承昭帝心苦难言,她不愿听他解释,只怕是不再相信他了吧。是啊,在别人甚至在她眼中,他是皇上,拥有天下,怎么可能会不肯牺牲一个女人来成就自己的皇图霸业,可他们不知,她,才是他一生最想要的。

    食不知味地用完晚膳后,承昭帝就离开了长乐宫。

    此后十多天,承昭帝每天都会来看顾云锦和两个孩子,但也仅此而已,有时会留下用膳,有时坐一会儿就离开了,两人的关系没有疏远,也不曾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这日夜里刚进入寅时,顾云锦不知怎么了突然醒来,就再也睡不着了,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。

    不知过去了多久,外面隐隐传来门开动的声音,她睁开眼睛侧耳细听,似乎听到有脚步声朝内室走来。应该是他吧,朝廷已经决定派兵征讨东北敌人,今日是兵马启程之日,他这么早起身,应该是为将士送行的。

    顾云锦重新合上双眼装睡。

    承昭帝轻轻来到她床前,搭起纱帐,缓缓在边沿坐下,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原谅容易,再次相信太难。他知道,她不恨他,只是不在乎、不相信他了,而他不想留下这种遗憾

    他抬手轻轻抚摸着那张刻进心底的脸庞良久,才强迫自己收回手。

    而后,走到桌前,提笔书写:一切言语都太过苍白,今生终是我对你不住,也是我此生最大遗憾。云锦,你若愿意,我在来世等你!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远去,顾云锦才缓缓睁开眼,只来得及看到一片袍角。

    眼睛突然有些灼痛,她长长呼出口气,怔怔望着头顶的纱帐出神。

    屋内的光线渐渐变亮,新的一天来临。

    在宫女进来伺候前,顾云锦先起了身,当看到桌案上那个红木盒子时,她心神俱震,双手微颤地打开,赫然看到噬心蛊解药原封不动地躺在琉璃瓶里,原来,他根本没吃。再看到盒子下压着的信笺时,脑中一阵轰鸣。

    震惊片刻后,才想起要做什么,急忙大声吩咐宫女:“快去看看皇上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云儿匆匆而去,很快带回来一个轰动朝野的消息:承昭帝突然御驾亲征!寅时就已经出发了。

    顾云锦得知消息,浑身无力地跌坐在了椅子上。御驾亲征!恐怕他根本就没打算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承昭帝没有任何征兆地突然御驾亲征,朝堂一片哗然。其实,御驾亲征的皇帝也不是没有,但百官皆知承昭帝龙体欠安,何况战场刀枪无眼,这一去

    而知道内情的人,自然是想尽办法让承昭帝能平安归来。

    比如万公公,比如顾将军。

    顾将军一大早上朝没见到皇上,却被皇上的心腹万公公请去了御书房,两人在御书房说了好一会儿悄悄话,顾将军才出来,紧接着拿着某样东西去了长乐宫。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,这是皇上提前立的遗诏,遗诏上说等皇上驾崩后,太子继位,封微臣为摄政王治理朝政,微臣感激皇上的信任,可是皇上年纪轻轻就作此打算,微臣实在惶恐埃”顾将军沉声诉说着,神情悲痛。

    顾云锦静静看着眼前的遗诏不言语,解药的事想来皇上身边的近臣都已知晓,顾将军今日前来说这番话,不过是劝她想办法让皇上把解药吃下,她叹息一声,说道:“本宫已经把解药给过皇上,可没想到皇上不肯吃,本宫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。”

    顾将军语重心长道:“皇上与娘娘命运皆坎坷,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,微臣知道娘娘心里苦,也知道娘娘心里为太子的未来担忧,可微臣觉得,是娘娘多虑了,皇上的心一直在娘娘身上,相信皇上不会亏待娘娘,娘娘一定要打开心结,不要怪罪皇上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轻轻摇头,“本宫不会怪皇上,怪也只会怪天意弄人。解药在本宫这里,不如交给将军,将军派人送给皇上可好?”

    重新给皇上送去皇上就会吃吗?肯定不会。顾将军说道:“娘娘应该知道皇上最想要的是什么,能救皇上的,不是解药,而是娘娘的心。”

    顾将军离开后,顾云锦坐在椅子上久久未动,心?她还有吗?

    从这一天开始,顾云锦便不曾再睡过一个安稳觉,每次一合上眼睛,眼前便是血腥混乱的战争场面,而做梦梦到次数最多的,是很久之前就曾梦到过的画面:两国交战的战场上,她看到数不清的箭矢朝被围困的红色身影射去,一支两支然而,红色身影在倒下去的时候,脸上却没有痛苦之色,反而带着解脱般的微笑,漂渺的声音也像是从九天云外传来:这次你总该相信我了吧

    这次你总该相信我了吧,这次你总该相信我了吧

    这句话仿佛一个魔咒,一遍遍在顾云锦脑中回响,震得她头痛欲裂,想要逃离,却无处可逃。

    “娘娘,娘娘,娘娘醒醒”水弄莲惊慌地摇晃着床上被恶梦纠缠、满脸泪水的人儿。

    顾云锦猛然惊醒,当发现又是恶梦时,剧烈跳动的心才稍稍平复。

    水弄莲拿着帕子不停地给她擦拭着眼泪,担忧无比地劝道:“娘娘这几日总做恶梦,白天晚上都不能安睡,还是请御医来瞧瞧吧。”

    良药易寻,心病难医。

    顾云锦摇摇头,有气无力地说:“本宫无碍。”

    梳洗过后,顾云锦领着宫女在宫里慢走散心,不知不觉又来到了赵子文练功的地方。

    远远地,她看到一个身穿紫衣的女子与赵子文在一起,两人并排坐在石阶上交谈着,看上去相处很是融洽。

    她总觉得紫色身影有些熟悉,蹙眉想了想,不确定地问:“那个人是晚卿小姐吗?”

    水弄莲解释道:“是呢,郡王爷的身子一直都是她调理的,听人说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顾云锦看她住了口,问道。

    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有什么不好说的,于是季红绡接话道:“听人说郡王爷喜欢晚卿小姐,每次见到晚卿小姐都很开心,而晚卿小姐对郡王爷似乎也不厌烦,两人经常在一起”

    顾云锦听得傻住了,半晌没有回过神来,而后轻轻笑了,抬头望向远方的天空。缘聚缘散、情起情灭,世事终会走向属于自己的结局。

    一众人没有再往前走,转身拐进了另一条路。

    已经过去五天了,大军也不知走到了哪里,那个人

    顾云锦望着渐渐沉下的夕阳,心中无尽悲凉。这是她想要的结局吗?如果是,为什么她会被恶梦惊醒,为什么她会泪流满面,为什么看到他受伤她的心那样疼痛?如果不是,她又想要什么?

    当夜里顾云锦再次被恶梦惊醒时,终于承受不住地大哭起来,吓得宫人手足无措,另一个房里的两个孩子也被惊醒,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好半晌,顾云锦才渐渐平静下来,起身来到孩子床前,与奶娘一起哄孩子入睡。

    哄睡孩子,顾云锦重新回到内室,静坐良久,而后吩咐道:“请个御医过来。”

    宫女早就在等这句话了,一得令,即刻去了。

    三日后,顾云锦在一块特制的布上写下珍重盼归四个字后,装入信封,让人快马加鞭去送给承昭帝。

    一切都交给天意吧。

    如果他能活着回来,她就相信他对她的心,她还是他的她如果不能,只能说缘已尽,就让一切随风去吧。

    信送出后,顾云锦便不曾再做恶梦,人也平静淡然了许多,对东北的战事消息,既不主动询问,也不刻意回避,一切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四个月后,东北战事结束,大承大获全胜,而承昭帝也安然无恙,这让众大臣悬挂已久的心终于落地。

    得到消息的这一晚,顾云锦久久无法入眠,这一刻,她才发现,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牵挂担忧不是刻意忽略就不存在了,不然,为何得到他平安的消息,她会泪眼迷蒙,会感恩上天的厚待?

    战事胜利,再加上年关将近,宫里要比往常热闹很多。

    欢声笑语中,日子飞快流逝。

    这日晚间,顾云锦洗漱过后,见时辰还早,便拿了本书靠在床头翻看,可刚翻了两页,就不由自主地发起呆来,忍不住猜想回朝的大军走到了哪里

    突然,手中的书被人抽走。

    顾云锦猛地回过神,才发现床前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,当看清此人是谁时,她不禁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承昭帝静静立在她面前,面含微笑。

    顾云锦不敢相信,大军应该还有十多天才能回京吧?但那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容、那头如雪白发,告诉她她没有看错,良久,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半个时辰前。”承昭帝在床沿坐下,伸手握住了她的手,触感一如记忆中的柔软细腻。

    顾云锦没有挣脱,迟疑了下,也回握住了他的手,轻声问道:“你皇上的身体好了吗?”

    承昭帝从怀里拿出那块写着珍重盼归字迹的布块,“云锦,谢谢你,你对我的心意,是我最宝贵的东西,我会一生珍惜。”

    刚开始的时候,他并不知道这块布浸染过噬心蛊解药,只是每天贴身带着,经常拿出来看看,但一段时间后,他发现身体有了好转,病痛不知不觉地在减轻,寻找原因,才发现是这块布救了他。

    顾云锦垂眸,轻声说:“不用谢臣妾,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”当时,她问御医时,御医说这个办法可行,只是需要的时间长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,说到底,还是因为他心里有她,所以才会把她写的信带在身上并经常拿出来翻开,解药才得以经过肌肤、呼吸进入体内。如果他没有这样做,恐怕现在是另外的景象了

    他回来了,就是爱她的最好证明他回来了,一切可以重新开始了。

    承昭帝感觉握住他手的小手微微收紧,心头震动,虽然她没有明显的抵触,但也不敢轻易靠近,迟疑半晌,最终还是决定离开,“云锦,我”

    顾云锦却打断了他的话,微微笑道:“臣妾姓虞,名紫琼。顾云锦是戴今朝的,而虞紫琼是承昭帝赵子轩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顾云锦还是虞紫琼,你都是我的,这辈子都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红烛摇曳,罗帐轻浮,花好月圆人团圆。

    全文完未完待续。..